上海金山城市沙滩国际音乐烟花节
当前位置:主页 > 节会新闻 >

1971年毛泽东林彪共赏烟火 摄影师被一幕震住

时间:2015-11-20 14:29来源:未知 点击:
1971年毛泽东林彪共赏烟火 摄影师被一幕震住 林副主席身体不好,上午才参加活动的,晚上还能来吗?我心里琢磨着,似乎有种预感,林彪会不会不来? 去年8月,林彪从庐山回北京后,好像精神状态不佳,几乎都在北戴河养
1971年毛泽东林彪共赏烟火   摄影师被一幕震住

1971年毛泽东林彪共赏烟火   摄影师被一幕震住
 
      “林副主席身体不好,上午才参加活动的,晚上还能来吗?”我心里琢磨着,似乎有种预感,林彪会不会不来?
 
      去年8月,林彪从庐山回北京后,好像精神状态不佳,几乎都在北戴河养病。我们工作人员私下里悄悄嘀咕,说林彪其实没什么病,主要是和主席闹意见。主席不同意设国家主席,他就有情绪。干吗呀!党的副主席都拴在了老牛桩上,还急什么国家主席呀,真是的。
 
      夜幕终于落下。夜沉沉的。
 
      天安门广场上人声鼎沸,锣鼓喧天。广场四周的建筑物穿上彩色灯装,光线像笔生动真实地勾画出人民大会堂、英雄纪念碑、历史博物馆交错重叠、跌落起伏的层次和轮廓。“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!”“全世界各民族大团结万岁!”的巨幅霓虹牌耸立在广场上,闪烁光芒。
 
      中央领导人陆陆续续来到城楼上,他们先坐在大殿的休息室里休息。不一会,毛泽东也到了,他还是上午的灰色中山装,连帽子也是灰色的。他微笑地到屏风后面坐下休息。西哈努克亲王和夫人被安排坐到主席的身边。
 
      1970年10月1日,全国各大报纸上就发了一张毛主席和美国友人斯诺在城楼上的合影。似乎毛泽东更愿意和外国人在一起。
 
      突然,门口一阵涌动,周恩来大步流星走了进来,大家随着他的手势,一看,哦――陈老总大大咧咧地跟着总理身后走进人们惊讶的视线里。
 
      久违了,大家好不亲切哟!关切地询问他手术后的恢复情况。老总笑哈哈地一一作了回答。后来总理又将陈毅带到屏风后面见毛泽东。
 
      毛泽东迅速抬起眼帘,凝目细望,咧开嘴笑了,忙站起身握住老总的手。
 
      刚开刀不久的陈毅,一点儿也不像身患绝症的人,除比以前消瘦了些,还和以前一样精神饱满,潇洒爽朗。当主席问他身体怎样时,他用大巴掌有力地在胸口上拍了几下,“一切正常!主席。”
 
      主席望着老诗友由衷地笑了。
 
      总理则双手抱臂站在一旁,一言不发,欣赏似地望着这对老诗友风趣地一问一答,脸上露出沉思的神色。他在想什么?过去炮火纷飞的年代还是眼前微妙复杂的局势?
 
      城楼上,碘钨灯发出耀眼的亮光。
 
      毛泽东坐在中间圆桌的东首,紧挨着的是西哈努克亲王,董必武坐在西哈努克右侧……最西侧的位子怎么空着?哎,这不是林彪的位子吗?这时我才发现林彪还没来。我左右环顾了一下,总理的目光也在寻找林彪。
 
      毛泽东略略地抬了抬头,朝对面的空座位瞥了一眼,又侧过脸和西哈努克谈话,仿佛根本就没看见那座位还空着!
 
      总理不停地看表,浓浓的眉头凝了结,他派秘书去打听林彪的下落。
 
      终于,林彪慢条斯理地走进大家焦急万分的视线里。
 
      5月的天,他披着一件军呢大衣,皱着眉,一脸枯黄的样子,从我身边擦过时,卷过一股浓浓的怪味。我早就听说他患病用吗啡上瘾,要经常使用才能保持身体状况。可能味道就是药味。后来听知情人说,那天晚上,林彪要注射吗啡,不想去城楼,是总理电话再三请他出席晚上的活动,他才不得不来,一副萎靡不振的模样。
 
      他冷僻地落座后,一句话没说。和近在咫尺的毛泽东没有握手,没有说话,甚至没有看一眼,只是一味地耷拉着焦黄的脸……微妙拍摄一般要等正副统帅交谈时才开始。
 
      拍电影的人还在对着毛泽东的方向调试镜头。不知怎的,我被眼前的瞬间吸引住了,鬼使神差地立在董必武的侧面,拍了一张主桌的全景。再看看,人物表情特别是林彪的表情没有进入我们所需要的欢乐情绪,只好放下相机,慢慢地踱到旁边,再回首……啊!我僵住了,浑身的血一下子沉到了脚后跟――林彪不在了!
 
      周恩来思索片刻,说:“老杜,你去把分管新闻宣传的负责人叫来,都叫来!”
 
      我见总理神色严峻,不敢多问,拔腿就朝外走。
 
      我在大平台上东寻西找找到了七八个分管新闻宣传的负责人,有几个是军管会的。他们随我走进休息室,总理立即站起身,迎面走了过来。我悄悄地擦着总理背后,隐到旁边的屏风后面。当时见总理气恼的样子,心里发虚,就萌生了个小小的“计策”:先躲在总理的身后,如果他点到我的名,我可以立即投入他的视线中,如果不点我的名,他又可以不看到我。
 
      我在屏风后面听到总理一个个挨着点名,心怦怦差点从嘴巴里蹦出来,好像下一个就会点我的名似的。最后他没有点我的名字。是忘了还是没叫我?
 
      “电影拍摄到主席和林副主席一起的镜头吗?”
 
      “没有……”回答声音很小。
 
      “那么电视呢?”
 
      “没来得及拍,林……”
 
      “没有拍到,对不对?”
 
      周恩来讲话不像毛泽东爱讲反话。他讲话一是一,二是二,开门见山,一针见血。
 
      “林副主席身体不好,这,大家是知道的。上午他参加了活动,晚上讲身体不好不能来。我亲自请他参加晚上的活动,这样的活动面对人民群众,面对全国的观众。最后他来了。你们是新闻宣传的负责人,你们记者手里拿着摄影机,拍呀!可为什么不拍摄呢?”
 
      不知谁这时小声嘀咕了一句:“我们想等主席和副主席讲话的镜头。”
 
      总理火了,一手叉腰,一手在空中舞了个弧形。“林副主席来了没有?他毕竟还坐了一会。你们都看见的,你们等什么,等他们讲话?什么时候新闻拍摄规定要等领导人讲话才能开机?你们就是老框框。坐在一起就应当开机拍摄,记者就是要眼快手快,会抢拍。新闻就是时间,新闻等得来吗?”
 
      痛失良机的记者和失职的“头头”们一声不吭,后悔地用鞋尖在厚厚的地毯上碾着坑,在自己的裤缝上摩挲出皱褶。
 
      ……屏气凝吸中似乎连出气的声音都能听到。此时的沉默需要有特别的承受力!
 
      我跟总理这么多年,头遭见他发这么大火。吓得窝在屏风后面一动不动。
 
      周恩来沉重地叹了口气,口气也缓了些:“人民希望党中央团结,国家安定。毛主席和林副主席在城楼上和首都人民一同欢度节日的夜晚,这是多么重要的宣传主题,这是安定人心的大事情啊!组织指挥新闻宣传的领导要充分重视。如果人民问,城楼上观看焰火,怎么没有林副主席啊?你们回答说林副主席只来了几分钟。行吗?党中央在人民心中的形象靠你们宣传,不是靠解释。”
 
      这时总理的目光落在站在最前排的新闻宣传的负责人的身上。
 
      “是!总理,我们回去一定要好好整顿记者队伍,从思想上找原因。以此为戒,杜绝类似事情发生。”
 
      “对,要好好从思想上查一查,还有没有政治头脑?有没有工作职责?”
 
      “是的,总理。”
 
      周恩来双手抱胸,来回踱了几步。他扬起疲惫的脸,嗓音有点嘶哑,清咳了一声:“今天的活动有些特殊,有难度。这一点我清楚。但同志们都是有经验的新闻工作者,要想到随时会出现意外情况,有应付各种变化的思想准备,不能老想办现成事吃现成饭。今天你们不要怪我对你们严厉,严厉一点有好处!你们回去总结经验教训,下不为例!”
 
       总理一字一顿说完最后四个字,戛然而止。
 
      大家垂着头散开去。我也轻轻地从屏风后面出来,随着人群往外走。
 
      “老杜,你等一下。”
 
      我的天,心里一哆嗦:总理发现我了!
 
      “你快去冲洗照片,一个小时内送来,西花厅。”
 
      “嗳!”我松了口气,旋即走进深沉的夜色里。
 
      一路上,我为机子里的照片祷告,千万千万要成功啊!
 
      暗房里,红色灯光中,我目不转睛地盯着白色相纸在透明显影药水里,一点一点地显影,深色的淡色的在水中快速变化。我喜出望外地将显影好的照片浸在定影水里,细细观看,此时我终于可以吐出一口气了――
 
      说实话,这张照片作为资料照片或许比当作新闻照片用更为合适些。
 
      ――毛泽东侧着脸,凝神在听西哈努克亲王讲话,显而易见,他沉着脸不太愉快。
 
      ――林彪裹着呢大衣,像农民那样双手操在袖筒里,他躬着背,也侧着脸和董必武交谈,那脸上说不清是愁容还是病容。
 
      照片上面人物的情绪痕迹太明显,取景的角度也有点偏……可仅此一张,不用它又用哪张呢?
 
      别无选择!
 
      车灯又一次划破夜幕,在宁静的马路上疾驶。沙沙……偶尔一个颠簸,我不由自主地合上眼皮,困倦迅速席卷全身……渐渐地我走进另一个世界。
 
      “醒醒,醒醒,杜主任。”司机把我从梦中推醒。
 
      下了车,双脚像踩在棉絮上,走了几步才完全清醒过来,一看,已站在西花厅的院子里。走到后院,总理办公室的灯还亮着,我轻轻推开门走进去,总理没有发觉我,正埋头在比头顶还高的一叠文件里。我唤了一声,总理才停下笔,手扬了扬叫我坐,我没坐,把照片交给他,不想多占用他宝贵的时间。
 
      他戴着老花镜,逐一审看照片,看到毛主席和林彪的照片,问:“就这一张?”
 
      “嗯。”
 
      “就这一张呵,就这一张。”总理捏着照片的一角,一手支撑下巴,凝眉自言自语。过了一会儿他问我,这张照片能不能在电影电视上用?
 
      我不好回答,因为我并不满意这张照片的人物效果。
 
      最后总理说:“电视电影就用这张照片,你去办一下。”
 
      我离去时,总理又将自己埋进了“文件大山”里。
 
      这时已是午夜时分。
 
      5月2日,报纸出来了,仅此一张的照片登在头版头条,标题用醒目的黑体字压着:“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和他的亲密战友林副主席同柬埔寨国家元首、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主席诺罗敦・西哈努克亲王和夫人在天安门城楼上一起观看焰火”。
 
      我拿着密密麻麻堆满革命词汇的报纸,心里却空荡荡的。脑海里老是出现那张空着的椅子……
 
      当晚,这张照片也定格在电视新闻里,谁也没有发现这只是一张瞬间的照片。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烟花节订票
烟花节赛程安排
推荐内容